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申少君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忘我情怀 写意境界

——申少君先生与大写意人物画

2014-04-30 14:13:15 来源:《别墅》杂志作者:李明
A-A+

  艺术简历

  申少君(蠧鱼阁),1956年生于广西南宁市。湖南邵东人。

  长期从事中国画工具材料与视觉语言关系的研究,并承担完成全国艺术科学‘十五’规划课题《中国画色彩的独立语言》;任第一届、第一届“深圳国际水墨双年展”执行委员兼编辑总监。

  现为中国国家画院当代中国画视觉系统研究所所长、专职画家、研究员、工作室导师,中国国家博物馆特聘研究员,中国国际书画艺术交流研究会副会长,上海中国画院特聘画师。

  出版有10多册个人专集、编辑、主编有数十部专业学术性书籍。作品被海内外博物馆、艺术机构、收藏家收藏。

  “申少君先生对人物形态特征的把握,是通过线面互补的结构来完成,甚至留空痕而自成轮廓。其画面上呈现了丰富的笔墨语言;有描亦有皴,有涂亦有染,有实亦有虚。在实虚疏密的辨证关系中,在游刃有余的笔法和酣畅淋漓的墨色所构成的动势中,物象与笔墨自然融为一体,人物形象的造型语言得以自由生成。这些复杂而灵活的绘画技法借助深厚的笔墨功力,激活了图像结构,形成了独具一格的造型语言风格。”

——鱼禾水(清华大学博士后)

  早就听说申少君先生在大写意画的创作中颇有建树,同时他在中国画色彩研究、书籍装帧设计方面的成就也堪称是时代佼佼者,所获奖项无数。可以说在中国画色彩研究、书籍装帧设计方面当代人中无出其右者。那么他对于绘画有着怎样独到的见解?又有着怎样的事业追求呢?

  我们来到申先生在北京北二环内的一个工作室,整个工作室十分简洁,客厅除了满眼的书籍外,只看到十多个低矮的金丝楠木长条箱静静地横卧在地上,既是凳子,又两两被拼接成了桌子。于是我们在申先生设计的这套别致“家具”上坐下来,品着香茗,开始的一段精神之旅:

  申少君先生出生于广西南宁。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他的系列写意人物《漓江渔女》一经展出便引起关注。

  中国画尤其是大写意,既是高度自我的艺术,又是高度忘我的艺术。申少君是一位勤奋且极具才情的画家,在从事长期的中国画教学和中国画色彩研究的同时,更加忘情地投入大写意人物画的创作,并且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艺术之路。在申少君看来,艺术创作应当把握好时间与空间的状态变化关系,特定的时间和环境往往能对艺术创作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申少君每天的最佳创作时间是中午12点到下午3点,凌晨3点到早晨7~8点钟。他的过人之处还在于他常年的不吃午饭。依照他的说法,饥饿感能够使人亢奋,思维也因此而开始变得活跃起来,他喜欢这种自我燃烧的状态,因为这样的一种状态能为艺术创作带来更多的灵感。

  申少君认为,大写意严格意义上应该称之为“大意”,因为“写”是相对理性的,是一种技术性的流露,艺术创作应是自我情感的表达,有时一幅作品的成败与否取决于艺术家瞬间的直觉,“大意”是摆脱羁绊前提条件,也是直觉产生的关键因素,非此般不足以进入到自由挥洒的天地。在申少君看来,有人曾经画得很好,可后来却弱了,原因就在于把“写”字看得太过重要,因为“写”在很大程度地抑制了情感的发挥。对于写意人物画家而言,深谙境由心生、心随意转的妙义是从事艺术创作必备的素养,唯其如此方能信手拈来,无意于佳乃佳。

  申少君先生甚至觉得学院派那一套做法限制了中国画大写意的发展,尤其当他看到有人画大写意如同画素描,一笔一笔的在那里描,整个过程完全是理性的,这种状态不仅与大写意的本旨南辕北辙,甚至是对大写意的致命伤害。他毫不讳言地指出:学院派是对传统文化的钳制,两者根本上相互冲突。申少君从专业的角度反观学院派的教学体制,目的不在于反对学院派本身,而是源于对传统文化发自内心的忧患意识。

  大写意自其诞生以来,历经数代的发展演变过程,它上可追溯至唐代画家王墨。南宋的梁楷则为大写意做出了突破性贡献,《泼墨仙人图》便是最好的例证。而明代的徐渭把大写意推向极致,对后世产生了深远影响。八大山人长于水墨,尤以花鸟画称美于世。加之石涛、任伯年、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等众多写意画大家的横空出世,为中国绘画史增添了一道绚烂的彩虹。这群成就卓著的艺术天才并非都是专业画家,然而他们似乎具有与生俱来的笔墨领悟能力,较之于终日厮守传统的古人,在键盘逐渐取代纸笔的当今时代,今天的人们对传统工具的疏离则愈发日益明显,这毫无疑问地会增加人们对传统工具的理解难度,对于中国的大写意,这是问题的症结所在。

  “境由心生、心随意转。大写意不要把‘写’字看得那么重要。”

——申少君

  申少君指出:今天大写意“西化”的倾向已经相当明显,类似的画个小人,勾个小线的现象比比皆是,这种一味迎合世俗的做法是对艺术本质的否定,这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而这种悲哀又让人无可奈何。这样的一种大写意实际上已非真正意义上的大写意,充其量只能说是通常的水墨画,它替代不了大写意,因为大写意的材料是独立的,创作方法是独特的,表现形式也是独特的,它的工具材料的对接是其它画种所没有的。大写意的表现形式和笔墨关系不在于细节本身,中国画所理解的结构与西方绘画所强调的结构并非一回事。我们今天强调这些是非常必要的,因为大写意的发展需要有一批人为之付出努力,甚至作出更大的牺牲。

  申少君先生表示,中国的人物画由于文革期间沦为主题性创作的工具,自身的审美功能完全丧失,取而代之的是领袖人物和高大全的工农兵形象,对于工具材料的应用问题已经不受重视,此时考虑的是画什么的问题,而不是怎么画的问题。人物画有其自身的语言,由于文革的影响,人物画的脉络就此中断,直到文革结束很长一段时期仍未摆脱颓废的阴影,加之西方泛学院派的影响,使得人物画与中国的文化传统完全断裂。唯独此时的山水画还保持着原有的创作方式,它的审美倾向、透视方法、笔墨表现仍然是完整的传统体系。

  文革结束之后,人物画重回表现生活道路,从而与石涛“搜尽奇峰打草稿”的绘画理念完全应合,由此可见,人物画的理性回归是对传统的呼应和支撑。随着人们的重拾记忆,人物画题材性与绘画性、单一性与复杂性问题被更多的提了出来。此时的人物画已经站到了多元化的十字路口,纵向上是深入传统,横向上是学习西方,但在纵横之间的交叉点上,人物画已经失去自己的重心,倘若纵向上能够守住传统,横向又能够做到有借鉴的吸收,结果或许又是另一番景象。传统文化之所以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关键就在于它的抵御性和包容性。抵御性体现了自我保护的一面,而包容性则具有同化外来文明的一面,从而与外来文化相融合。

  “申少君先生是当代有影响的画家,他的作品的独特造型和深邃幽眇的色彩给我很深印象。他还是一位研究中国画理论的学者,研究多集中在绘画色彩方面。即便我对他有这样的了解,当我读到他的著作:《中国画色彩的独立语言》时,还是有些吃惊。

  我没有想到一位专职画家对中国画核心理论有这样深入的思考,此作显现出作者具有很高的绘画理论水平,也没有想到他在绘画色彩理论方面有这样系统而发人深省的建树。”

——朱良志

  今天的艺术家除了潜心艺术创作,还要应对艺术市场。承接传统的大写意一旦以经济指标来衡量它的艺术价值,其结果不但会对画家造成不公平,而且会对大写意带来消极影响。性格不同的画家会形成不同的画风,这好比中国人的饮食习惯。中国素有南甜北咸、东辣西酸的说法,不同地域的气候和文化形成了不同的饮食文化。绘画同样具有个人情节,艺术家对待个人的艺术风格除了不断地探索,还须耐心的坚守,如果出于市场因素而抛弃个人风格,结果只会得不偿失。其它方面可以有特例,譬如网络购物的商家如京东、淘宝等,谁率先赢得市场谁就是赢家,文化不是这样,它包含了承接传统的关系,师承的关系,一旦抛开这些因素,文化的身份将要被打上大大的问号。

  申少君是传统文化传承者和的守望者,当有人还在为画什么而纠结的时候,他已经在传统的道路上走得很深很远。申少君不惑之年作为人才引进调入京城——中国国家画院,他个人的艺术道路渐入佳境,人们有理由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他的大写意人物画一定能够取得更加骄人的成就。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申少君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